涯枯&浅途&盖
persona345主34
来打相关
fate/弹丸论破/血界战线
成田良悟
墙头左右横跳
怠惰文手/coser道具手作

是不有趣也不努力的人,做着不切实际的纯粹幻想的梦。

-涯枯-

© -涯枯- | Powered by LOFTER

【弹丸论破】【眼左右】龙与他的饲养员(1)

*cp:田中眼蛇梦x左右田和一

*灵感来自于p站上一个画手太太的田中给Souda龙宝宝(或者是小马宝莉梗?)喂食图。如知道出处请告知我,感激不尽!

*切换到现实世界大约是中世纪的设定?架空,唯有如此才能让笔者一颗蠢蠢欲动的考据心平静。爱岛设定出没

*78期出没,日七出没,狛哥依旧专业搅屎棍

*小甜文,笔者自娱自乐的产物,也不知道会写多长……大家看着觉得能感受到眼左右两位相处的幸福就最好啦。

*严格来说也可以算养成系,不过龙宝宝长得很快,很快就能化成人形和饲养师嬉♂戏♂打♂闹啦。不,我真的没有奇怪的意思……!

*如果觉得不戳雷点的话,就请看下去吧。

↓↓↓↓

 

这是这块大陆上属于普通生物的又一个普通的一天。

天空是昭示晴好的碧蓝无垠,云朵慢悠悠地浮在视野里又飘忽不见,雀类的身影在树影中穿梭,又扑棱两下翅膀去向云端——简直让人想要高歌一曲吟游诗人们所写的、被整个大陆所传诵的、对自然女神的赞美诗。

“这便是希望吧!”

拥有一头白色乱发的青年由衷地感叹道,面上流露出憧憬的光辉——却让与他同行的伙伴默默撇开了视线望向一边。两人都背着竹编的背篓,里面各色的草叶花朵混杂在一起,显然是从出发直到现在的采集成果。

“哼。人类……会感叹这样的事物,还真是易于满足。”面色阴沉的异色瞳用那只缠满绷带的手将围巾往上拉了拉,紫罗兰色的织物突然几下耸动,毛茸茸的脑袋从围脖下探出来,八只黑豆眼滴溜滴溜最后盯向饲主。田中眼蛇梦停下对身边人类的嘲弄,从随身的袋子里掏出几粒葵花籽喂食,仓鼠的颊囊鼓起来,总是冷着脸的青年也不由得泛起一点微笑,轻吹一声口哨,进食的小家伙们便乖乖地归了位。

狛枝凪斗将这一切收进眼底,歪了歪头,脸上灿烂的光辉不减分毫。

“真不愧是村庄里最厉害的饲养师呢。”他低声喃喃,分贝正好可让田中眼蛇梦听到。对方对此嗤之以鼻,却也有了些愉悦神情。

——然而这样的氛围还没维持过三秒便被一声惊叫打破了。

青年苍白且缺乏力度的手指向两人右边的草从。鬼知道这个阔叶林里从哪冒出的一堆腿高的草丛,更没人知道:为什么,那里面,会有一个足足有小腿高的,泛着晶亮光泽的,蛋?

田中眼蛇梦算是对他这位有着“幸运”称号的同伴的所谓“幸运”有了切实的认知。

当他小心翼翼凑上前查看那个疑似蛋的物体时,蛋的外壳噼啪噼啪裂开了一条缝,接着便由一条缝裂成了一个大口子。

按照普通小说的路子,里面是不是该有个狰狞却稚嫩的小家伙要探出头来了?

饲养师咽下一口唾沫,强做镇定。自己可是拥有镇压的冰之霸王名号的天定之人,怎会怕这区区一个新生之物?这样想着,他定在原位上一步也没挪,按在地上的手心却逐渐有了湿润之感,也不知道是草和泥土所存的露还是掌心渗出的汗水。

“嘭!”

里面的生物终于探出了个头。

不,准确地说还不是头,是虽有些稚嫩,但已成型的,规模不小的狰狞的角。

那些角泛着莹莹的奇特光彩。童话故事中里的这种角总是灰褐幽暗或是雪白圣洁,而这些角却颠覆了目睹着这一切的两人的认知——那是相当艳丽的粉紫色,带着浮夸如夜间灯火的气质,让人想到村庄中某位少女歌手的歌声,轻佻的狂躁不安。

“我说……这是什么啊?”一直处于惊讶状态的狛枝凪斗终于出声了,他也走近了一点,半屈着膝打量这奇妙的小生物。此刻它已经从壳中完全挣出来了,全貌也得以一见——角上的粉紫不出意料的是整具身躯的主打色,皮肤被细小的六边形鳞片覆盖完全,透着金属般的光泽——人们看到六边形常常会联想到蜜蜂蜂蜜蜂巢,而看到这样的六边形的两人却完完全全没有看到蜂巢的感受;这些还未变得坚硬的鳞片实在让人难以有甜蜜的幻想,反倒会让人想到螺帽和螺钉之类的东西。

小东西此时好像未醒一般,稍嫌胖嘟嘟的爪子十分人性化地揉着眼睛,还打了一个大大的哈欠。田中眼蛇梦微微抽动了一下眼角,因为这个看似十分蠢萌的小东西张开的口腔中尖锐的牙齿已然成型,上下两排闪烁着冷冷的寒光。

“呐,它不会是龙吧?被双亲遗弃在这个林子里的幼龙被人类所捡到抚养——骑士小说里不是都这么讲吗?”“幸运”依旧在喋喋不休,甚至直接蹲了下来研究这个小动物,丝毫没有惧怕担忧的神情。饲养师此刻并不想理这个和自己一同被派遣出来采集植物的临时同伴,他紧盯着这个小东西的一举一动。虽说自己是收服过同类的生物(其实是蜥蜴),但这样奇特的种类他还是第一次见。

而且……确实挺可爱的。忽略掉那狰狞的危险的角和一嘴利齿的话。

田中眼蛇梦这么想着,小东西的眼睛已经全然睁开了。那的的确确是传说中的龙的眼眸,只是眼角更是上扬,粉紫色的眼眸仿佛带着星光,直直地与正对面的那双异色瞳相对了。

咚。

咚咚。

那是心跳的声音。连狛枝凪斗都闭上了嘴的环境下,四周显得尤为寂静。田中眼蛇梦觉得自己胸腔里的东西真是太吵了,居然在这种情况下来让他更加紧张。他实在也不知道这个未知生物会对自己有何反应——被攻击的经历,可不少有。兽类的野性会让它们对一切陌生的事物保持警戒之心,在这份警戒之心被消除前,第一反应不是逃走,便是攻击。

所以当指尖温热濡湿的触感传来时,他微睁大了眼,看到的便是粉紫色的幼龙凑了前来,伸出了幼嫩的舌头,轻轻地舔了舔他的手指。

怔愣的神情一点点瓦解了,取而代之的是难以言说的温柔神情,田中眼蛇梦伸出手,很轻地摸了摸他的角。

“本王要把它带回我的国度。”

这是田中眼蛇梦斩钉截铁的宣言。

狛枝凪斗笑而不语。


评论(3)
热度(4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