涯枯&浅途&盖
persona345主34
来打相关
fate/弹丸论破/血界战线
成田良悟
墙头左右横跳
怠惰文手/coser道具手作

是不有趣也不努力的人,做着不切实际的纯粹幻想的梦。

-涯枯-

© -涯枯- | Powered by LOFTER

【策周】空无一人的画室

*大概设定是小周画画,策爷……呃,我也不知道他干啥去了。(

>> 

门经年未修缮,在交替不断的浸透和干燥下起泡,皲裂,仅仅只是指关节在其上的轻轻一叩,原本光亮的漆皮发出“咔”的清脆响声,剥落,而后毫无留恋地离开实心的木板,却眷恋地黏在泛着光泽的指关节上,直到另只手手掌的茧子磨去它,才肯脱去。

吴羽策拍了拍手,把手插回大衣口袋。他回想起进楼时那扇锈得连锁眼都快要被堵住的镂花铁门,和沿走廊走来是墙上斑驳的碳粉颜料,哦,还有墙角长出的湿滑的苔藓类植物。

上次周泽楷花了些功夫才把这些占据着阴湿偏僻世界并疯狂繁殖堆积的小东西清理了一遍,这就长出新的了。他想。很安静是不错,可是这栋楼太老了。

搞艺术的奇特思维,不知道他为什么喜欢待在这里画画。吴羽策再次环视四周,不带什么感情色彩的眼神单纯地探究着这栋楼的特殊之处,仍旧未果。他抛开这些思绪,望回面前的门,还是重新伸出了手推开。这次他加了些力,门框上那个卡住门缝的简陋纸包再没构成妨碍,门顺利开了。

没人。

吴羽策愣了一下,很快想起现在是饭点,即使专注绘画如周泽楷,也是会老老实实去吃午饭的。

他静立在门口,突然忍俊不禁,空气中的灰尘粒子被他难得的笑声惊得打了个滚逃掉,在透过大大推窗照进来的阳光中划出一道又一道仿佛鬼阵的线条。也就只有对着周泽楷他才会脑子短路,受了方锐在小窗里“给他个惊喜呗”的怂恿便连个招呼都不打从千里之外的X市跑到S市,结果还没能一击得手。

他不是认命的性格。他执拗得要命。可他执拗了二十几年,最后还是在周泽楷这儿认了命。虽然……栽在他身上,其实也不错。

吴羽策想着,密密睫毛下黑沉的眼睛里仿佛有什么情绪流过,又好像什么也没有。他抬眼打量了一下周泽楷的私人画室,说实在话,谈不上整洁。墙上随意贴着些风景照,静物与废画稿胡乱堆在墙角,旁边是空掉的颜料罐好颜料管。未开封的松节油和亚麻仁油倒是码得仔细整齐,安安心心藏在画架背后。画架上搁着画板,画板上绷着画布,画布上是简单打好的底稿,男人端着咖啡微偏着头看窗外,脖颈上一条皮绳吊着银环,侧脸清冷,眼神专注认真。

他瞥了眼窗子,玻璃上映现出的侧影并不清晰,隐约的轮廓削瘦清冷。

画得还真像。他不自觉地按了按胸口,那儿有个简单的银环,由皮绳穿着坠下,藏在层层衣物下,贴着皮肤,隔着肌肉,仿佛能够被心脏的温度熔化。在周泽楷的胸前有个一模一样的,被他小心地护养着,偶尔拿擦银布擦擦。

吴羽策轻轻地呼出一口气,转身准备离开这个地方。满脑子都是周泽楷,他需要清醒清醒。或许是他转得有些猛,也可能是来人没发现他,他和来人撞了个满怀,跄踉了一下才稳住身形。

而那个来人本来就气喘吁吁,被这么一撞往后一步靠在了墙上,略长的黑发衬一张好看的脸,而脸上的神情称得上着急。“对不起……不是故意……呃!”

吴羽策静静地看着他,周泽楷的眼睛很秀气,眸子很润。此刻那双眼睛里惊喜刹那流过,而后是慢慢涌上的歉意和无措。不善言辞的大男孩儿摆了摆手,垂下头:“我吃午饭,刚刚。”

“不知道你来。”

“对不起……让你等。”

胸中一些呼之欲出的东西随着这几句磕磕绊绊的话倾泻而出,飞鸟一样地,扑簌着翅膀飞出窗外,飞向青空。吴羽策深吸口气,上前一步给了还想努力说点什么的周泽楷一个稳稳的拥抱,闭上眼睛一连重复了三遍“我知道”。感受着对方逐渐平静下来的心跳,他放开手,看着周泽楷还犹带些怔愣疑惑的眼睛,不易察觉地勾了唇角,长睫在皮肤上投下难得的柔和阴影。

“我想你,所以我过来了。”

所以,看到你我就很高兴了。

而那个看上去还有些呆的大男孩儿缓慢地眨了眨眼,扬起嘴角轻轻点了点头。

“嗯!”

我也很想你。


评论
热度(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