涯枯&浅途&盖
persona345主34
来打相关
fate/弹丸论破/血界战线
成田良悟
墙头左右横跳
怠惰文手/coser道具手作

是不有趣也不努力的人,做着不切实际的纯粹幻想的梦。

-涯枯-

© -涯枯- | Powered by LOFTER

【全职高手】【喻/王无差】你在

[喻/王无差]你在


*没想到最先撸好的是喻王……果然最近吃这个太多了【深沉

*一如既往的神慢速度……快一个星期才将近6000字我是不是太【。

*总之攻受心证,反正这两只都是联盟好苏苏【啥

*没有写预定的梗……这就是脑洞开太大的后果【wait有什么关系

*嘛总之是日常得不能再日常的回忆+老夫老夫生活。总觉得一扯到杰希卡爸比就是细水长流or好心分手的生活……但这就是我的萌点啊啊啊////////

*苏杰希卡和喻总,我是大眼儿痴汉hshs【捂脸

*私设如山,有ooc,有个人理解,但基本原著向。有虫请捉,我会及时修改>3<


↑↑↑↑↑都能接受就继续看叭owO



00.

 

两人都记得,第一次见面是在第四赛季的常规赛,微草对蓝雨,蓝雨主场。

那时王杰希刚刚当上队长,喻文州才正式出道,两人都还是青涩的年纪。只是同样的,都是老成的样子。

按黄少天的话就是:“你们俩凑一起看起来真系两个老头子耶!啧啧啧队长啊不要跟王杰希那货学啦太有损我们蓝雨的青春形象…哦王杰希你记得今天晚上竞技场pkpk啊堂堂队长说话要算数!队长你说系唔系系唔系…”同样青涩的未来剑圣普通话还不算太标准,张扬的锐气和令人头疼的程度却比之后来更甚,一张口垃圾话就对着王杰希开始进行轰炸。

王杰希没理他,只是继续和喻文州说话:“明天上午吗?”

“由王队决定。”喻文州笑得温和。任谁都看不出来刚才的团队赛上他的术士是被对面人的魔道学者一扫帚打倒的。

“那就有劳你做导游了。”

“王队客气了。”

“喂喂喂你们真系心脏魏老大果然没说错玩战术的心都脏兮兮郑轩郑轩我们去撸串别跟他们玩……”黄少天看到自己被那边两个人无视,一把揽住了同期出道的弹药专家的肩膀往出口走去,完全无视了比他稍矮一点的男生“压力山大啊……”的哀叹声。蓝雨其他几个还待在这里的也笑闹着出去了,完全看不出刚才的比赛打败了的颓然的样子。

喻文州看着队友们离去的背影无奈地摇摇头,然后朝着王杰希摊摊手:““少天一向如此。”

“我看出来了。”王杰希点头。

他这话说得笃定,又是往常淡淡的调子,配合着那双奇特的眼睛总让人想到一种人。

越想越觉得贴切。喻文州抚着下巴,决定证实一下这种感受。于是他抬起眼,直视着微草队长褐色的、大小不一的眼睛。

“不知……王队可会看相?”

 

为此,第二天两人碰面后王杰希说的第一句话是:“这位兄台天庭饱满地额方圆有福泽之相……”

喻文州笑眯眯地回应:“算命先生,你也是。”

 

 

 

01.

 

见面之后就熟络了起来。

两人互留了电话,互加了QQ,几乎每天都会聊几句。从战术布置聊到晨跑,从三餐聊到操作技术。偶尔开开玩笑,说说队里的趣事,这两个死敌战队的队长除了自己队员的私事最清楚的反而是对方队里队员的私事了:比如说郑轩喝醉了会大吼“怕什么有老子”,李亦辉情人节会带着一群光棍在ktv嚎小苹果……以至于有一回喻文州带着队员来微草打友谊赛,和和气气打完比赛后两队聚餐时王杰希挡了队员们不怀好意准备灌向蓝雨的酒。

“职业选手少喝酒。”王杰希是这么说的,郑轩却觉得自己似乎受到了那双大小眼的注视,然后抖了一下。

“你怎么了啊?”徐景熙奇怪地看他。

“我……我没事。”郑轩摇了摇头,又抖了一下,“真是压力大……”

徐景熙也懒得管他,往旁边坐了一位和方士谦聊了起来。这可是牧师、守护天使双精通的大神,平时基本都见不到的,更别说聊天了。小治疗一脸敬仰的看着旁边的治疗之神,留下郑轩一个人在那里叹气。最后还是李亦辉拍了拍他的肩,两人开始伸筷子。

“没想到两个‘宿敌’战队也能玩得这么好。”王杰希帮着喻文州盛了碗粥。

喻文州笑着接过碗:“可不是么,微草的队长还给蓝雨的‘宿敌’队长盛粥呢。”

王杰希夹菜的手一停,筷子尖儿方向一变便夹了一大筷子滑炒鱼片放到自己碗里,然后神色自若的开始吃。

“啊……”喻文州发出了一声惋惜的叹息。这是他最爱的菜,王杰希也是知道这点才点了这个。没想到才夹了几筷子就被王杰希抢了这么多。他放下筷子,转过身看着王杰希,不说话。

王杰希吃完了,也放下筷子,望了回去,也不说话。

……虽然最后王杰希还是给喻文州重点了一份。光洁的白色瓷盘端上来时,喻文州朝他举了举茶杯,眼神一贯的温和清亮,带着一丝流转的狡黠。

王杰希“咳”了一声,低下头看自己面前的碗,不知为何觉得蓝雨队长常年留在脸上的笑容有些刺目。

 

……这大概就是他受姑娘喜欢的原因吧。笑得的确很好看。

 

 

 

02.

 

第五赛季,微草夺冠。

王杰希从通道走出来时,喻文州正静静站在出口旁边的大树下,也不看手机不看手表,就那么站着,后背微微靠在树上。偶尔抬头望一望树荫。

“文州?”王杰希犹豫了一下,喊了一声。咬字清晰的两个字,带着浅浅的京腔。

两人熟稔,虽在记者或新闻发布会面前都互称“王队”“喻队”,私底下仍是唤着名字。

喻文州看他出来了,脸上的笑容扩大了些,朝他走去:“发布会开完了?”

“嗯。”王杰希也笑,和刚刚出道时一样的内敛的笑容,只是经历了两年多担任队长的历练显得比那时更加沉静。

“走走?”他问道。

“你的队员们呢?”喻文州声音温和,“拿了冠军,庆功宴队长总是要去的。”

“我和士谦说过了,明天去聚餐。”王杰希比喻文州高一点,说话的时候眼眸是轻轻垂着的,眼角的弧度显得比平时柔和得多。人前微草队长这样的样子很少。魔术师是微草稳固而理性的支柱,并没有什么机会可以给他展示感性的一面。

喻文州看着他,突然说了一句什么。南国的语调鼻音有些重,衬得喻文州原本温润的嗓音带了几分湿气,就像海风轻盈掠过的声音。

但却轻得近乎听不见。

王杰希询问地看他,喻文州却是莫名地释然一笑,抱着臂调侃:“冠军队队长,你要是这个时候穿着队服就往外面跑,记者们可都带着录音笔镁光灯等着你送上门给他们做分析呢。”还顺带着发现蓝雨微草队长私交甚好的事儿了。

王杰希一愣,这点他还真给忘了。接到喻文州短信后,发布会一完他跟战队打了声招呼便带着自己的东西匆匆出来了,却忘了做必要的伪装以从记者的眼皮底下带着喻文州到处走。

喻文州看他表情,笑容里多了几分不易察觉的促狭。

“……好吧,去我家?”王杰希无奈。

“我的荣幸。”喻文州答应得毫不犹豫。

“你这是匆匆忙忙赶来千里送忘了订房间?”王杰希打趣他。

他没料到的是喻文州竟然点了头,一扬嘴角又是一个标志性的笑容:“想着你会收留我啊。”

王杰希盯着他的眼睛,大小眼里满是怀疑,一向正经的脸绷得更厉害了。隔了一会儿笑意却没受什么阻碍便蔓延开,带着雨后植物一样的清爽。

“好了,走吧。”说着他朝另一边指了指,然后走去,“车停在那边。”

喻文州点点头跟在他后面。

他的手臂放开,又垂到了身子两侧。左手隔着不算厚的面料可以感受到口袋里房卡的形状和厚度。不过他并不很在意。

这是安稳的后路。但在前路通畅的时候,没必要走后路不是吗。

 

术士在场上会受到手速的限制,但场下却不会。

 

 

 

03.

 

王杰希这时还没有买下他自己的公寓,平时一般住在俱乐部的宿舍。但在这时回俱乐部并不是个明智的决定——因为那里还围着一堆记者。

所以他带着喻文州回了他父母家。

这个时候两个老人已经就寝,所以王杰希拉着喻文州进来的脚步也放轻了许多。直到两人进了房间,王杰希反手把房门“咔嗒”一声关上,喻文州才“噗”的笑了出来:“鬼鬼祟祟的。”

王杰希深有同感地点点头。两个人对视了一会儿,忽然笑成了一团。

“哈哈哈哈……好像以前逃课打游戏的时候。”王杰希把灯打开,“随便找个地方坐。”

喻文州摊摊手:“没想到王队也逃课打过游戏啊。”

“你难道没有过?”王杰希反问他。

“当然有啊。”喻文州露出了遗憾的表情,“没想到王队这么快就发觉了。”

两人的相处里从来不缺乏较劲和嘴炮这类常常被王杰希笑称为“破坏形象”来调侃喻文州又被反调侃回去的东西。虽然,事实上,第五赛季的战术师和魔术师都还只是大学生的年纪。只是两人都担负重任过早历练过多,加上本就不显跳脱的性子,让人觉得老成持重而已。

但他们都明白,对方孩子气起来也不过是个孩子。而刚刚好,这种孩子气他们可以一直包容着。

“对了,你的行李呢?”王杰希换下队服穿了件衬衫,领口扣子开着,“别说你没带。”

喻文州还是站着,听到他的话低头勾了勾唇角:“没带。”

“……”

应对王杰希不动声色的打量并非易事,只是这个人是喻文州。

不过魔术师本不是刨根问底咄咄逼人的人,看得出喻文州不想多说,他最终选择了停止这场对峙。

“吃夜宵去?”

“好。”

喻文州抬起头的时候,看见的是王杰希半推开门的侧影。他想起他在电视里第一次看到王杰希时,微草的新人初战告捷,从比赛间出来时眼神微敛看不出什么神色。但当王不留行的华丽演出再次在屏幕上播放时,他抬起眼的那一瞬眼睛明亮如星辰。

现在的魔术师封了神,队长的责任越来越重,眼睛里早已有疲惫。然而那双眼睛依旧。

喻文州无声地微笑,跟着出去了。

要怎样我才能看着你的眼睛正式说出那句话。

我喜欢你啊。

 

只是喻文州不知道的是,王杰希在从通道出来看见他的时候就有些失神。

 

 

 

04.

 

第六赛季,蓝雨破灭了微草连胜的梦想。

握手的时候喻文州直视着王杰希的眼睛,问:“不甘心?”

“是有点。”王杰希说。

然后他们俩和对方的下个队员握手。

王杰希碰到的是黄少天,剑圣此时一脸的得意:“哈哈哈哈王大眼怎么样栽了吧?说了看我的仙人指路哈哈哈谁让你不信。”

王杰希沉默,和他握了握手便准备把这个噪音天然生成器交给作为副队长的方士谦。没想到黄少天一拽,忽然压低了声音问:“你和队长……怎么了啊?”

“什么怎么了。”王杰希皱了皱眉,“说清楚。”

“没事。”喻文州这时从旁边探了个头,微微笑着,“王队继续。”

王杰希点了点头,挣开黄少天的手就走向了下一个的于锋。

“队长——”黄少天看上去有些着急,“他不知道他不知道他真的不知道?”

“少天等会儿再说。”喻文州拍拍他的肩,也走向了下一个,留下黄少天一个人气急。

“喂喂喂你们两个我好心帮你们都这样真是……”黄少天嘟嘟囔囔地和方士谦握手,却被治疗之神一把拽住,“你干嘛啊老方报复我拽了你们队长吗。”

“不啊,我就想问问我们小队长和你们队长怎么了。”方士谦笑得很八卦。

黄少天一抬眼却发现微草除了邓复升其他都是眼睛闪闪发亮地看着他。“我们队长他……”

“少天,快点啊。”喻文州的声音又传来了,温温和和的,还带着些许笑意。

黄少天却一个激灵,往那边挪了挪:“我……我等会儿再过来。”说着他难得的闭了嘴不说话只握手了。

“喻文州那小子……”方士谦朝着蓝雨队列最前方眯了眯眼,不过也没说什么。

 

王杰希让微草的其他人先回去,自己和方士谦留下应付记者。

尖锐的问题层出不穷,魔术师仍旧是淡然的表情和周到的应对。并不像张新杰那样严密,但至少不会让记者钻了空子或抓住小辫子不放。

所以没人知道他心里在想什么。因为他的表现实在太过正常,和平时没什么两样。

熟悉他的人却知道,他在第四赛季完完全全掩埋了他引以为傲的魔术师打法时,也是这样的样子。

方士谦趁着记者不注意,偷偷跑到角落大爆手速给喻文州发了条短信。

喻文州在十几秒之后回了一条:“我马上过来。”

方士谦挑了挑眉,心里“噗”的笑得满地打滚。喻文州发布会没开完吧,回短信还这么快。两个小家伙真好玩。

方前辈,你意识到了你也只比你们小队长和蓝雨的那个小喻各大一岁和两岁吗。

喻文州到达时王杰希已经从记者的包围中解脱了出来。方士谦一看到他就挥了挥手,不知跑到哪去了。

魔术师还是那副样子,看着喻文州问:“你怎么来了。”

陈述句,并非疑问句。

“我有话和你说。”喻文州站在那里,衬衫和西装裤笔挺。他的队服放在了车里。

“说。”

温热的呼吸拂过耳垂时王杰希的眼角跳了一下。

“我们在一起吧。”

这句话喻文州几乎是贴着他的耳朵说出来。原本清淡如水的声音因为距离过近说出来的每个字都像是深深烙在了皮肤上,滚烫的温度,深情的抚慰。

“你想好了?”王杰希没有推开他,只是声音又低又缓的问。

喻文州从他耳旁抬起头,深黑色的眼睛如深潭偏偏又有清澈的波光流转——就和术士酝酿招式时法杖上的光彩一样。他嘴角带着轻笑:“是。”

“这条路很难。”

“我明白。”喻文州敛了笑意,直视着他的眼睛,“但是只要你和我一起,我们能够走下去。”

王杰希似乎并不为他的话所动摇,只是挑了挑眉:“如果我不答应呢?”

“——那你也不会听我说这么多了,魔术师大大。”喻文州眯了眯眼,突然间眼角眉梢都涌起了轻快,“你说对不对?”

王杰希没看他,却是朝一边偏了偏头,嘴角一点点勾起。

“随你怎么想吧。”

 

身影相错又相融,带着某种抵死的缱绻。

 

 

 

05.

 

“多少年了?”喻文州似乎在自言自语。

“四年了……”他身后王杰希环住他的腰,头搁在他颈窝里蹭了蹭。

喻文州失笑:”王队长怎么像小孩子?”

“没睡好……靠一会儿……哈……”王杰希的声音模模糊糊的,末了还忍不住打了个小声的哈欠。

飞机上两人是靠着睡的。不过是王杰希先倒在了喻文州肩上——魔术师前一天晚上和心脏擦枪走火,早上又为了赶飞机起得早,于是精神萎靡。看着喻文州把身上的国家队外套脱下来披在王杰希身上,对面的叶修评价:“这恩爱秀得,小心被烧啊。”

喻文州笑着环顾了四周。

鬼鬼祟祟往这边望的黄少天张佳乐李轩方锐等人默默扭过了头;孙翔唐昊还处于“什么他俩什么情况”的惊恐状态没有意识到他的目光;苏沐橙楚云秀这俩妹子倒是看得光明正大,还不时咬耳朵;周泽楷在发呆;张新杰一脸正经地望着前方(心里想的肯定不是脸上的那样);肖时钦推了推滑下来的眼镜,学张新杰望向前方。

喻文州头转回来,笑得云淡风轻。

叶修摇摇头,朝口袋摸去,突然又想起飞机上不能吸烟,“啧”了一声又摇了摇头。

“老头子真是……”

然后王杰希醒了。他揉了揉脖子,慢慢靠回自己的座椅:“有点疼……”

喻文州看了叶修一眼,眼神里满满的“你吵醒杰希了”。然后他转身过去伸手帮王杰希揉脖子:“哪儿?”

“没事,我自己来……”王杰希垂下眼睛,长睫挡住一点温柔眸光,“对了,你的队服,穿上。空调开得有点大,会着凉的。”

喻文州接过他递来的队服,回了一个灿烂的微笑。

“……不行谁来和我调个位,真受不了你们俩……”叶修软趴趴地趴在桌子上,有气无力地看他们。而对此没一个人理他,包括坐在他旁边的周泽楷。

——飞机上没睡好,所以现在王杰希困成这样了……喻文州在王杰希怀里转过身,用手指轻轻拂过他眼下若隐若现的黑眼圈,开口时声音柔和得像是在哄孩子:“先靠着睡一会,等会儿我喊你。”

埋在他颈间的脑袋又往里面蹭了蹭。

本来是到酒店后例行的会议,所以人来得都不早——只有住同一个房间的队长喻文州和4号王杰希提前了半小时来。

喻文州伸手环住王杰希的腰,突然感到心中一阵静谧。

有他在就好。

 

门外李轩压低了声音:“楚女王,苏妹子,我们还进不进去了?”

楚云秀干脆地拿出了她的平板电脑和苏沐橙补起了电视剧。

那边厢周泽楷捂住了黄少天的嘴巴,肖时钦无奈地拖着孙翔去一边讲道理去了。

唐昊冷哼一声,刷起了别踩白块儿。

 

“——好啦,别站着了,进来坐吧。”

喻文州的声音在门口响起,职业选手们都一愣。

“进来坐。要开始开会了。”王杰希的声音紧随其后。

职业选手们你望望我我望望你,这才几分钟啊就醒了?什么事儿啊。

“开会。”一个懒洋洋得让人想扁他的声音响起,叶修叼着根烟,招呼他们:“进来进来,别愣着了。早开完会早吃饭啊。”

张佳乐朝王杰希那边瞄。

“比赛重要。”喻文州一手拿笔记本一手拿笔,笑得干干净净,“王队说的。”

再看王杰希,微草队长的眼神清明,虽然脸上还有着疲倦。听到喻文州说他,也只是耸了耸肩。

“荣耀!”突然孙翔伸出手,然后是唐昊,再是张佳乐、黄少天……最后是叶修那只还夹着烟的右手。

十四个人的手掌叠在一起,然后同时下压。

“为了冠军!”

 

 

 

06.

 

“你看,现在就很好了。”开完会后喻文州留在会议室,站在落地窗前看着夜景。

王杰希没有说话,只是捧起他的脸吻他。喻文州笑,伸手环抱过去,一个浅吻被他加深得缠绵而悠长,就像两人始终不起太多波澜、偏偏又细致温和得令人陶醉的感情。

“比赛完了在这儿度假?”一吻完毕王杰希问。

“也顺便去一趟民政局吧。”

“和叔叔阿姨说了?”

“是爸妈。”

“嗯……爸妈。”

 

 

 

FIN.

 

……最后再次画风突变。真的不是我的错。[你们信吗


评论(1)
热度(75)